2009年6月26日星期五

問得好,答得糟

有信教的朋友眼見無法「感化」我們,反屢被詰問至啞口無言,近日便送了教會印製的一本名為《問得好》的小冊子給我們。看過之後,感覺是愈描愈黑、漏洞百出、自圓其說、一廂情願、順口開河、似是而非。本來一直避談宗教,以免引起不必要的爭論,但當中有些說法令我異常反感,且明顯與事實不符,為正視聽乃不得不為之!

這本小冊子裡,有三十多條自問自答題,當中有這樣一問:「基督教始終是洋教,與我們中華民族的思想是否有衝突?」而作者為了跟中華文化拉關係,竟拿中國文字和先秦諸子來胡謅:

中國的文字顯示神有啟示衪自己給我們的先祖。如a.「義」(「羊遮蓋我」,我就可稱義)b.「禁」(第一條禁令,與「神」(示)及林木有關)c.「婪」(第一個貪婪者是女的,與林木有關)d.「躲」(「身+乃+木」第一個躲的亞當是躲在樹木中,逃避神的)e.「靈」(神有三口=三位格)

中國古哲的思想(孔、老、莊等)顯示神有啟示衪自己給我們的先祖。老子曾說過,道乃萬物創造主(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易經是一神觀的(天者,一大也,至高無上者也)。

中國人因孝道受神眷顧,三度亡於外族仍未亡國,且能同化外族,如以色列一樣,證明神的應許是實在的。《問得好》原文
 
既然作者舉了五個中國文字來證明「神有啟示衪自己給我們的先祖」,我們便逐一驗證他說的是否屬實:

「義」:說文解字注》(下簡稱說文)云:「己之威儀也。」台灣正中書局出版的《形音義綜合大字典》(下簡稱大字典)說:「我謂己,羊謂善祥之意,於我所表現之善祥為義……乃一己所顯現於外之氣概、容止等,合稱之曰義。」試問,「羊遮蓋我,我就可稱義」云乎哉?

「禁」:《說文》:「吉凶之忌也。」《大字典》:「指趨吉避凶所當忌慮、戒止之諸言行……古之吉凶操之冥冥之神,最宜申虔敬而忌褻瀆,故从示。林从二木會意,因木眾多而明顯可見之意,吉凶之忌常多,而忌避亦須見諸明顯之事實,故从林聲。」可見此字本不作「禁令」解,更談不上「第一條」,從林除了「木眾多而明顯」外,也是用作聲符(从林聲)之用,若當作「伊甸園」解,未免自作多情。

「婪」:《大字典》:「从女林聲,本義作貪解。徐鍇以為『女性多貪』,故从女。又叢木為林,有多之意味,貪者以多得為快,故从林聲。」情況跟「禁」字相若,更談不上「與林木有關」,不解自明。

「躲」:《大字典》:「本義作躲身解,乃藏匿軀體勿使外露之意,故从身。又以朵本作『樹木垂朵朵也』解,因有向下傾垂意,藏匿時每垂屈其體,故从朵聲。」可知朵乃聲符與會意,明乎此,甚麼「身+乃+木」,亞當躲在樹木中逃避神之語,實在不值一哂(乃字又作何解?看來作者的想像力還是差了點)!

「靈」:《說文》:「巫也。」《大字典》:「本義作巫解,乃舉玉事神之巫,故从巫,亦或从玉,霝聲。」看見三個口便妄稱甚麼「三位格」,何異於有鬚便是爹?作者若知道靈字本解作巫,而非神靈之意,可得回去好好向他的神贖罪了!

看作者對中國文字的肆意歪曲、穿鑿附會的本領,大有當解字占算師的潛質。至於那些老子、易經、孝道不亡國等謬論,只要稍為有點常識的,也知其粗陋膚淺,不值一駁,這裡便不再贅了!

一向尊重不同的宗教,但那些為求傳道而惡意誤導、扭曲事實的作風,不啻是自毁形象,徒為識者所譏矣!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