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

黃傘者的「異理」



盤踞在添美道立法會大樓外的「帳篷臨屋區」,歷經半個年頭後,政府終於挺起脊梁進行清場,把所有帳篷和雜物清掃一空。期間,有一名內地來港持雙程證的逾期居留者不服,和地政總署的人員「理論」。看到這個場面,突然對「理論」這兩個字多了幾分思考。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一場瞎折騰!



折騰了香港接近兩年的政改鬧劇,終於不出所料的在否決下落幕。只是,它結束得那麼突然,卻是有點意想不到。

建制派宣稱為了拖延時間,讓劉皇發能趕及回來投票,竟在響起了表決鐘聲後集體離場。結果在陰差陽錯下擺了個大烏龍,使政改方案在八票贊成、廿八票反對下被否決。雖然在「偽民」的一致反對下,政改被否決已是必然之事,但最後這八比廿八的紀錄,卻是一個歷史上的污點,永遠無法磨滅。

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

黑雲壓城城欲摧

政改表決前夕,各路牛鬼蛇神早已按捺不住,紛紛磨拳擦掌,意有所圖。香江的上空,充滿著「黑雲壓城城欲摧」的肅殺氛圍。

先有幾天前,警方在添美道立法會大樓外的「帳篷臨屋區」中,起出一個「軍火庫」,內藏大量具攻擊性的雜物,包括菜刀、玻璃瓶、鋁條、鐵枝、鐵釘、鐵錘及鋸片等;不軌之心,路人皆見。

2015年6月12日星期五

火不可以亂玩



小弟曾不止一次在文章中呼籲香港的大學生,與其花大量時間參與社會或政治運動,倒不如先多讀點書,擴闊個人的眼界和閱歷。在充實好學識和學會獨立思考後,再想想可以怎樣對社會作出貢獻,和實現個人的抱負。若一味的盲目躁動,蠻衝亂闖,只會虛耗光陰,又誤己誤人也!

話說在早前的一個晚會上,有四間大學的學生會代表,竟在台上高呼甚麼「港人自決,全民修憲」的口號,並即場拿出基本法來焚燒。

2015年6月8日星期一

非一般的昏君

有一位年輕人,十七歲不到便繼承了他哥哥的位置,成為一個龐大帝國的掌舵人。他上任不久,便把權傾一時的奸惡之徒剷除,重新任用過去被冤屈的清正之士,令這個死氣沉沉、奄奄一息的帝國氣象為之一新,儼然一青年才俊、聖主明君。

然而,這位以中興明主自詡,即位之初曾為朝野上下帶來無限希望的掌舵人,卻親手葬送了自己的江山,把自己趕進了絕路,最後僅以三十三歲之齡,便上吊了結殘生。

2015年6月5日星期五

被誤會的「偽民主派」



中央官員與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周日在深圳舉行政改表決前的會面。一如所料,這次會面雙方都只是重申各自的立場,而「泛民」的議員們,在會後忙不迭的表示,他們會繼續堅持否決政改方案。

2015年6月1日星期一

立法會藝員



特首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那幾位「激進派」的議員,又慣常使出那套老掉牙的叫囂舉牌表演,等著被驅離場,然後便可早早收工,歎茶去也!

而當中,尤以看到那位秃頭的激進議員再上演其蹩腳的戲碼時,臉上不其然的泛起一抹冷笑。

大約半年前,因緣際會下跟這位秃頭議員近距離接觸了近兩個星期。這位平日在新聞畫面上總是粗暴躁動、大呼小叫,甚至有點失常的議員,私下卻完全是另一副嘴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