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8日星期二

中文教育系列之二──《我的中文自學之路》

對中文科產生興趣,是從中學開始的。中一至中三的中文科老師,在這方面居功不少。可是自升上中四後,接著兩年皆由一位年近花甲,頂著一個大肚子,聲調沉悶而語調緩慢的老師任教中文科。


這位老師上課時喜歡帶備一把紙扇,一邊搖著扇,一邊搖著頭,照著書本唸唸有詞。過不了多久,發覺他完全是依著課本解說,連背後的「注釋」也一字不漏的跟著唸。此後,我便開始了自學中文的日子。

我們那個年代,中文科的課程仍有規定的應考範文,當中文言文和近代白話文大概參半。我有一個習慣,便是每課的文言文,即使不在背默的範圍內,也會自發的將它全文背起來。

文言文的字數一般不會太長,且韻文不在少數,讀起來自有其節奏與音韻。而選取的範文,又多是歷代文學家的傑作,當中不少佳句更令人心折拜 服,必欲背誦玩味再三而後快。故此背起來,從不覺痛苦乏味。

當時的情形是,老師說他的,我看我的。由於他講課的速度太慢,基本上我的自學永遠在他的進度之上。除了對照一些坊間買回來的參考書外,我是自行翻看生字的注釋,又或查字典,務求完全弄懂當中每字每句的含意。每看完一段,便在旁寫出該段的大意,並思考文章的重點在哪裡,有甚麼問題值得問,又該如何作答等,然後在課文裡作提示記錄。

基於我在課堂上永遠不看老師,只顧自個低頭看書,在課文裡作圈點,所以也一度引起老師的「關注」,以為我在做別的事。某天更突然叫我起來,問我知否他說到哪裡?這我當然是答不上的,但他進一步問我課文的問題,我便說得頭頭是道。如是者因我沒有影響他上課,又能對答如流,漸漸便默許了我們這種「河水不犯井水」 的上課方式了。

有一次,他不動聲色來個突擊測驗。由於我早已把課文默誦於心,又自行查找了文章的重點和答案,因此跟”open book”完全沒有分別。自此之後,他即使要在課堂上提問學生,也不再打我的主意。
 
以上所說的,並非要告訴你我有多了不起,只為了接下來要繼續探討中文教育的問題作一個舖排,心水清的朋友或許已猜到我想說甚麼了!

延伸閱讀:
中文教育系列之一──《中文作文》

教育失策,中文沉淪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