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星期五

印象・突尼西亞



往突尼西亞旅遊已是兩年半前的事,回來後斷斷續續,竟寫到現在才到了它的完結篇,效率真是「驚人」。回過頭來,方發覺之後又已積累了三次旅程還沒動筆,看來真需要加快進度方可。

這篇秉承以往作為完結篇的《印象》系列,從各方面總結一下對突尼西亞的整體觀感。

2016年6月23日星期四

花園半島漫遊

在突尼西亞東北角有一處向地中海伸出的半島,是有花園半島之稱的 Cap Bon,乃突國的度假勝地所在。而在半島的東北海岸邊,便是迦太基其中一個最重要的遺址——克觀 (Kerkouane)的所在地。

這個遺址,可追溯至公元前的年代,歷史非常久遠。雖然至少經歷過兩次大模規的入侵及破壞,但仍可大致看出當年的城鎮規劃佈置,城牆、民居、商店、作坊、街道、廣場等應有盡有,具有極高的歷史價值。

2016年6月9日星期四

聖城開羅安


開羅安(Kairouan)乃突尼西亞的第五大城,伊斯蘭教的第四大聖城。始建於西元671年,從九世紀開始成為阿格拉比(Aghlabid)王朝的首都。突尼西亞穆斯林流傳著一句話:「到開羅安朝聖七次,相當於往麥加朝聖一次。」可見開羅安在穆斯林心中的地位。1988年,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開羅安列入世界遺產名錄

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

扭曲的社會

這次歐遊,認識了一位剛退休的警務人員。聊天之餘,很自然又會談及香港近年來的政治風潮及街頭暴亂。

提起那場「佔中之亂」,他回憶動亂之初,那場暴民圍堵中環政府總部一役,想起連警車運載物資進入政總時,竟要經暴民「檢查、批准」方可駛入一事,仍舊餘怒未消。他說當晚很多同僚因不能受此屈辱,連夜困在政總內不吃不喝,既累且怒。

2016年1月29日星期五

十年後的今天



踏入2016年,同時意味著本blog成立了十周年。所謂「十年人事幾番新」,十年前還是方興未艾的網誌熱潮,今天已是日薄西山,人面全非了!就在去年底,也有把這裡關門大吉之意,但轉念一想,覺得不必刻意為之,也不欲為自己設限,有興趣的時候還是可以在這裡寫點甚麼,一切順其自然吧!

元旦前夕,正身處法國一座靠近德國的邊境小城。午夜十二時之前,從酒店窗前看到不少當地人正陸續往小城中心的廣場方向走,預備迎接新一年的來臨。自己沒興趣去湊這份熱鬧,反而想靜下心來,想想來年各方面的事情。為了記下那一刻的心情於是在微博上寫下「以寧靜沉澱的心情,迎接新一年的來臨」這簡短的幾行字。

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

鄉愿,德之賊也



早前嶺南大學舉行畢業禮,又有畢業學生在會場內擾亂秩序;一時又是放白花、又擲紙飛機、又舉牌展示標語。現在本港各大學的畢業典禮,儼然已成為「黃衛兵」們進行「行為藝術」的表演舞台。

本來,大學畢業典禮理應是莊嚴隆重的場合,對一眾畢業生及其父母親友,皆有相當重要的意義。然而,某些人竟可以一己政治意志強加於所有在席人士身上,硬要破壞(或至少是污染)一個原屬於全體畢業師生的重大慶典。如此行為,既不尊重場合,也不尊重甚至是冒犯所有在場人士,罔顧他人感受絕非受過高等教育者的應有表現。

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

別人笑我太痴瘋,我笑他人看不穿



一向甚得洋人歡心,曾登上外國雜誌封面,又被吹捧為「思想家」「風雲人物」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最近又有新搞作。這次黃同學入稟高等法院,就參選立法會議員必須年滿廿一歲的規定提出司法覆核,希望把參選門檻降至十八歲。

當然,黃同學此舉明擺著純粹為了方便自己參選立法會,以期透過明年的選舉一躍而成「尊貴的議員」。雖然社會上從沒這方面的訴求,更遑論有甚麼共識,但申請法援的黃同學此舉穩賺不賠,反正結帳的是納稅人,又何樂而不為?

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從長城說到香港



記得當年站在長城上,並沒有頓然興起民族的自豪感,亦沒有感到自己成為了好漢,更沒有感動得熱淚盈眶。有的只為其工程的浩大和艱鉅,以及古人高超的建築技術而驚歎。

由於長城是盤踞在蜿蜒陡峭的群山上,隨著山勢的高低而起伏,故此長城上幾乎沒有任何平路,只有忽高忽低的斜坡。它們或是步幅很高的階梯,或是必須攀扶而上的陡坡,徒步行來已令人氣喘如牛,更何況要在這般惡劣的地形下,搬運沉重的巨石和其他建築材料,來築造這樣一個巨構!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港大委任副校長風波持續近半年,終於在否決陳文敏的任命後暫告一段落。然而,在背後撐腰的黃色勢力,並以葉建源為首為此而上躥下跳無所不用其極的「港大校友關注組」又豈會善罷甘休?於是,一時又提司法覆核,又煽動甚麼「罷課罷教」,還要繼續死纏爛打下去。

在港大校委會以十二比八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後,身為校委成員的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竟公然違反保密原則,胡亂披露會上部份校委的發言內容。對馮同學破壞誠信的行為,自然惹來眾多的非議。

2015年9月28日星期一

寫在佔中周年前夕



去年令香港陷入無比混亂與失序的「黃傘暴亂」,轉眼便屆一年。可是,那令人「不想記起,未敢忘記」的七十九天動亂日子雖已遠去,然而香港的噩夢不但並沒過去,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不少人以打開了「潘朵拉盒子」來形容去年那場暴亂,因經過這場大規模的違法活動後,法治觀念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與破壞社會嚴重撕裂、街頭暴力示威蔚然成風、和平理性蕩然無存……那七十九天遺害極深、影響極廣,香港亦從此踏上了一條自毁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