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8月26日星期五

印象・突尼西亞



往突尼西亞旅遊已是兩年半前的事,回來後斷斷續續,竟寫到現在才到了它的完結篇,效率真是「驚人」。回過頭來,方發覺之後又已積累了三次旅程還沒動筆,看來真需要加快進度方可。

這篇秉承以往作為完結篇的《印象》系列,從各方面總結一下對突尼西亞的整體觀感。


 


未去突尼西亞之前,心想當地會否很貧窮落後,一片破落景象?然而,抵埗後方發現跟想象中很不同。當然,說不上先進繁榮,但無論是大城市還是荒郊鄉鎮,大抵還算整潔。破舊的房屋固然有,卻不算太多,偶爾還可看到蓋得特別精緻漂亮的民房。 



正如很多發展中的國家,在當地四處也可看到很多建築中的樓宇。然而,當地所用的磚塊,普遍是這種通心多格的(從東歐巴爾幹半島回來不久,竟發覺當地同樣普遍使用類似的磚塊)。曾拿起一塊捏捏看,結果不必太費力便可徒手將之碎。除了令人對其堅固度生疑外,也不知要在牆壁上鑽洞會否出現問題?



只要走出了大城市,在中南部的鄉郊地區,很多人仍以畜牧維生。成群的牛羊在公路旁走過,也是見的道風景線


此外,正如土耳其一樣,這裡也是走到哪裡也可發現喵星人的身影,以看透世情的態度迎著外人注視的目光。 


印象中,當地人普遍熱情友善。原來,也有幽默的一面。能以幽默的態度,面對生活中的磨難, 也是一種境界。


當地水果的種類不過不失,都是平常慣見的那些。其中,又以橙和柑橘最多,這兩種果樹也是隨處可見。


當然,要說當地的土特產,應該首推椰棗。由於土壤和氣候合適,椰棗樹在南部荒漠綠洲中也生長得異常蓬勃。在其中一處市集中,椰棗都是整蔬賣的,品質又好又便宜。









要說印象深刻的,少不了位於首都突尼斯的巴杜博物館 (The National Bardo Museum)。這裡收藏了全球最多的古羅馬時期的馬賽克畫作。無論是壁畫,還是舖在地上的,其規模之大,涉獵之廣,都教人大開眼界,是所有往突國旅遊者的必遊之選。

只可惜,回來後不到年半,便發生了恐怖份子開槍恐襲事件,導致了超過二十人喪生,數十人受傷的慘劇。 這個世道,真教人無語!

說到巴杜博物館,想起在這裡發生的一件小插曲。話說進內參觀不久,碰上一位館內的工作人員,很熱情的說要替我們拍照。由於身在館內,又見他掛著工作證件,便放心把相機交給他。

豈料,拍了幾張照片後,他仍一個勁兒的拿著我們的相機,指示我們走到不同角落拍照,也懶理我們的一臉錯愕,自個穿梭於館內不同地區。由於相機在他手上,也只好拼命跟著他走。

結果,他繼續起勁的指揮我們站在不同展品前拍照,甚至指使我們進入一些圍封起來的範圍,以取得更佳拍攝角度。此時,心裡大致上已明白是怎麼回事了。

果然,拍到最後,他把相機交還,我故作糊塗說了聲謝謝便打算離開。接著不出所料,他馬上叫著我,面帶羞澀地伸出手指在我面前搓弄,並輕輕說了句"money"。雖不喜他沒明言在先,也不鼓勵這種做法,但念在至少也幫我們拍了那麼多照片,便給了他幾塊錢。他雖不是很滿意,也只好苦笑著走開了。

這種怪事,也只有在制度與法治還沒上軌道的地方, 才有機會見識得到。

其實,在突國旅遊期間,也遇上這種想方設法從遊客身上賺取金錢的小把戲。 例如會有人手上拿著一些手工製造,沒甚特色的小項鍊。然後跟在你身邊,一邊嚷著"Free!Free!",一邊硬把項鍊塞到你手上。當你接過項鍊後,他便伸手問你要錢。

甚至在酒店晚飯後步出餐廳(仍在酒店,碰到有人很禮貌地把一束鮮花交到女士手上。 初時還以為酒店服務麼貼心,但一接過後那人便開口問你要錢(酒店竟容許他們這樣做,也是奇)。

雖然同樣是不誠實,但至少他們不會死纏爛打,也不會惡言惡語,趁機敲詐。只要你把東西交還他們手上,他們自會靜靜地離開,繼續找下一目標。 不像某些地方,動輒恐嚇動粗,非從你身上敲取一筆誓不罷休的架勢,已算較文明良善了!




總的來說,這個國家有著悠久的歷史文化,也有壯麗的自然景觀,現正努力從過去的動盪歲月中邁向現代文明。這個過程可能很漫長,但願他們能在不辱沒先祖的前提下,找到正確的發展方向。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