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12月14日星期三

熱窩中的薩拉熱窩

薩拉熱窩(Sarajevo)是波斯尼亞的首都,最初認識這個地方,是中學唸西史時,和第一次世界大戰有著密切的關係。

先不論更久遠的歷史,只從一次大戰至近代的內戰而論,這裡確實是名副其實的「熱窩。台灣譯作塞拉耶佛,純作音譯,層次上就差遠了!






對一次大戰有點認識的人都知道,當年奧匈帝國的皇儲弗朗茨.斐迪南大公夫出訪薩拉熱窩時,被人行刺斃命,成為戰爆發的導火。這座拉丁橋,便是當年的事發地點。


這裡原本建了一個紀念碑,紀念在此喪命的皇儲夫婦,但建成不到兩年,便在一戰結束後被移除。
 
薩拉熱窩再次成為全球注目的焦點,要從一九九二年說起。當年隨著蘇聯的解體,東歐的前華沙集團國政權紛紛倒台,而南斯拉夫也由克羅地亞及斯洛文尼亞等領頭獨立而開始解體,波斯尼亞也在這年鬧獨立。然而,塞爾維亞人極力反對,並派大軍包圍薩拉熱窩,掀開了近代史上為時最長的圍城戰。


在這歷時接近四年的圍城戰期間,薩拉熱窩有萬多人死於戰亂,受傷的更是多不勝數,家破人亡的慘劇不斷發生。

 
當年為了逃躲戰火,及把物資和武器運進城內,挖掘了一條長約1公里、高1.5米及寬1米的隧道。這條著名的隧道現已闢為隧道博物館,位於近機場的一幢樓房裏。目前隧道只開放短短20米讓遊客參觀,館內陳列了少量當時使用過的品。這幢布滿子彈孔的樓房,便是入口的所在。


 這是館內的一個模型,亮著燈的路線顯示從這幢樓房至機場跑道另一側的隧道位置。



 現在館內的一條過道旁,仍保留了當年的地雷與手榴彈等戰火遺跡。參觀者還可在這裡觀看一段當年炮火連天的實況畫面,感受戰爭的可怕。

 不再是隔著千里之外看著電視畫面,而是身臨其中面對著纍纍彈痕時,那沉重與怵目驚心的感覺,才會如此真實


這是薩拉熱窩市內少有的較為亮麗的建築,曾是大學圖書館。在大門入口的一面牆上的當眼處,有一塊碑文,記錄了當年塞族人在這裡犯下的罪行。仇恨,不知何日才能化解?

 



戰爭雖已遠去二十年,市內不少建築物仍殘留著戰爭的傷疤。局面縱已穩定下來,但經濟依然欲振乏力,市容難掩破落陳舊的氣息。雖貴為一國首都,感覺還遠不如內地的二、三線城市。唯這座飽經風霜的名城,能夠擺脫「熱窩」的宿命,真正成為一個安樂窩吧!

 談起那場戰爭,還有一件令人難以忘懷的事,便是廣為流傳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在圍城戰期間,有兩個來自不同族裔及信仰的情侶,為了逃避戰火,相約離開薩拉熱窩。可惜兩人在一座橋上遭遇槍擊,男先中彈身亡,女稍後亦中彈倒地,她盡最後的氣力爬向男方,擁著他的身體,不久亦氣絕身亡兩個只有廿五歲的生命就此殞滅

 慘劇發生時,剛巧被一名美國記者目睹並拍下了照片,之後被媒體廣泛報導引起相當大的迴響。翌年除了由美德三國製作了一部以此為命的紀錄片外,香港也誕生了這首由林振強填詞,鄭秀文主唱的《薩拉熱窩的羅密歐與茱麗葉》在當地感受過這一切,再聽這首歌,感觸特別深

1 則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