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從長城說到香港



記得當年站在長城上,並沒有頓然興起民族的自豪感,亦沒有感到自己成為了好漢,更沒有感動得熱淚盈眶。有的只為其工程的浩大和艱鉅,以及古人高超的建築技術而驚歎。

由於長城是盤踞在蜿蜒陡峭的群山上,隨著山勢的高低而起伏,故此長城上幾乎沒有任何平路,只有忽高忽低的斜坡。它們或是步幅很高的階梯,或是必須攀扶而上的陡坡,徒步行來已令人氣喘如牛,更何況要在這般惡劣的地形下,搬運沉重的巨石和其他建築材料,來築造這樣一個巨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