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穿越唐朝的生活指南


以往看歷史書或古裝劇的時候,偶爾也會幻想一下,假如真的有機會回到古代,會是怎樣的一番光景?個人最有興趣的,便是看看古人是怎樣生活的;他們在衣、食、住、行等各方面,和我們今天又有甚麼重大的差別?單是想想,也覺相當有趣。

現今的歷史劇集,最常為人詬病的地方,主要體現在歷史常識上的顛倒錯亂,和習俗、禮制、文化,以至服飾上的不嚴謹等。當中錯得較為嚴重者,每每為識者所譏,淪為笑談!

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首鼠兩端的政客



三年間三度向立法會闖關的創新及科技局,再次在反對派議員的拉布下鎩羽而歸。當中最受爭議及為人詬病的,當屬「資訊科技界」的議員莫乃光。

會議結束後,莫乃光說:「這個議案未能獲得通過,其實我心情是非常之複雜,我是希望這個議案可儘快通過。但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下,亦看到政府是有意要闖關,要向不可能的任務挑戰,其實是為了一個政治目的,我是感到非常之遺憾和非常之失望的。」

2015年7月21日星期二

群醜現形記




立法會早前通過將今年的九月三日,列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特別假期。想不到這麼一件理所當為的事,卻令群醜紛紛現形,實在是一件「意外收穫」。

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說,此舉只為迎合北京,是「做騷」和「走過場」,並非真誠紀念。另一議員郭家麒也批評今次假期如「政治假期」,只為順應國情。民主黨議員單仲偕稱,「畀人感覺係北京慶祝,香港又要仿效北京,好明顯係政治假期」。

2015年7月17日星期五

記協,還想要甚麼自由?



香港記者協會(下簡稱「記協」)近日公布最新一份「言論自由年報」,不外乎又在重彈甚麼「新聞自由情況惡化」、「自我審查情況嚴重」之類的老調。

報告提及,過去一年是新聞工作者人身安全最受嚴重威脅的一年。記協主席岑倚蘭說:「我投身新聞界逾30年,從來未見過在一年內,有這麼多新聞工作者受襲,情況令人痛心。」

2015年7月14日星期二

世道衰微,邪說暴行有作



寫了將近十年的網誌,雖一直無所不談,卻對政治不算特別熱衷。一來早已看透了政治上的各種黑暗與醜惡,多寫難免令人倒胃;再者,素來認為本地的政客不夠水平,有點不屑於在他們身上浪費筆墨。

直至去年九月尾的「佔領暴動」發生,眼見那些違法暴徒在短短數天內,便把香港弄得面目全非、法紀蕩然、社會失序,市民生活大受影響。特別在十月初,在電視上看到在中區上班的市民,因被暴徒霸街封路,受阻無法上班,在街頭激動得抱頭痛哭的一幕,心底不禁冒起一股莫名的激憤。即時動筆把那些路霸痛罵了一頓,也是在網誌上對佔領暴徒口誅筆伐的開始!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小仙女」出沒,注意!

曾看過一則報道,內地一名目不識丁的村婦,竟憑着一張「三寸不爛之舌」,在幾年間成為一名坐擁數百萬家財,及多幢物業的富婆。她的「成功故事」,實在令一眾擁有高學歷、每日營營役役的打工仔恨得牙癢癢。

話說這位五十多歲的村婦,從沒上過一天學,卻自稱是耶穌的妹妹「小仙女」(至於為甚麼耶穌的妹妹會是「仙女」,卻沒人深究),聲稱可在二十天內治癒癌症。患者需自備一瓶礦泉水,透過她向上帝賜「聖藥」於水中,喝下便可痊癒。然而,要勞煩「小仙女」出手,費用自然不菲,每次的「治療費」由十萬至二十萬人民幣不等。若無法一次過繳清,還可分期付款。

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棒喝技窮的黔黸



剛過去的「七一」遊行,無論是主辦方還是其他團體公佈的數字,皆顯示參加人數創下了近年來的新低。這並不奇怪,可說是意料之中。

經歷過去年因政改問題引起的非法佔領、黃傘動亂,及其對社會帶來的巨大而深遠的禍害之後,市民普遍對紛擾的政治爭拗感到厭惡,更看清了「偽民」唯恐天下不亂的真面目。再加上他們與激進亂港分子走得越來越近,更令頭腦清醒者恥與為伍,不願再助長其氣燄。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義和團也不如的「本土派」



剛過去的周日,那班所謂的「本土派」再次出動,在旺角街頭以不滿內地大媽唱歌跳舞為名搞事,一再上演那辱罵粗暴的鬧劇。

這群以捍衛本土為名,行反中獨港之實的烏合之眾,觀乎他們一直以來的表現,除了「仇中」為其核心思想外,別的訴求皆混亂矛盾,全無邏輯可言。曾有人以現代「義和團」來形容他們,雖則同樣的愚昧無知、反智排外;但「義和團」至少也是槍口對外,出於抵禦外侮之心。拿香港這群數典忘祖的嘍囉與之相比,還真是侮辱了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