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9日星期四

鄉愿,德之賊也



早前嶺南大學舉行畢業禮,又有畢業學生在會場內擾亂秩序;一時又是放白花、又擲紙飛機、又舉牌展示標語。現在本港各大學的畢業典禮,儼然已成為「黃衛兵」們進行「行為藝術」的表演舞台。

本來,大學畢業典禮理應是莊嚴隆重的場合,對一眾畢業生及其父母親友,皆有相當重要的意義。然而,某些人竟可以一己政治意志強加於所有在席人士身上,硬要破壞(或至少是污染)一個原屬於全體畢業師生的重大慶典。如此行為,既不尊重場合,也不尊重甚至是冒犯所有在場人士,罔顧他人感受絕非受過高等教育者的應有表現。

2015年10月22日星期四

別人笑我太痴瘋,我笑他人看不穿



一向甚得洋人歡心,曾登上外國雜誌封面,又被吹捧為「思想家」「風雲人物」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最近又有新搞作。這次黃同學入稟高等法院,就參選立法會議員必須年滿廿一歲的規定提出司法覆核,希望把參選門檻降至十八歲。

當然,黃同學此舉明擺著純粹為了方便自己參選立法會,以期透過明年的選舉一躍而成「尊貴的議員」。雖然社會上從沒這方面的訴求,更遑論有甚麼共識,但申請法援的黃同學此舉穩賺不賠,反正結帳的是納稅人,又何樂而不為?

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從長城說到香港



記得當年站在長城上,並沒有頓然興起民族的自豪感,亦沒有感到自己成為了好漢,更沒有感動得熱淚盈眶。有的只為其工程的浩大和艱鉅,以及古人高超的建築技術而驚歎。

由於長城是盤踞在蜿蜒陡峭的群山上,隨著山勢的高低而起伏,故此長城上幾乎沒有任何平路,只有忽高忽低的斜坡。它們或是步幅很高的階梯,或是必須攀扶而上的陡坡,徒步行來已令人氣喘如牛,更何況要在這般惡劣的地形下,搬運沉重的巨石和其他建築材料,來築造這樣一個巨構!


2015年10月6日星期二

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



港大委任副校長風波持續近半年,終於在否決陳文敏的任命後暫告一段落。然而,在背後撐腰的黃色勢力,並以葉建源為首為此而上躥下跳無所不用其極的「港大校友關注組」又豈會善罷甘休?於是,一時又提司法覆核,又煽動甚麼「罷課罷教」,還要繼續死纏爛打下去。

在港大校委會以十二比八否決了陳文敏的任命後,身為校委成員的學生會會長馮敬恩,竟公然違反保密原則,胡亂披露會上部份校委的發言內容。對馮同學破壞誠信的行為,自然惹來眾多的非議。

2015年9月28日星期一

寫在佔中周年前夕



去年令香港陷入無比混亂與失序的「黃傘暴亂」,轉眼便屆一年。可是,那令人「不想記起,未敢忘記」的七十九天動亂日子雖已遠去,然而香港的噩夢不但並沒過去,還只是一個開始而已!

不少人以打開了「潘朵拉盒子」來形容去年那場暴亂,因經過這場大規模的違法活動後,法治觀念受到前所未有的衝擊與破壞社會嚴重撕裂、街頭暴力示威蔚然成風、和平理性蕩然無存……那七十九天遺害極深、影響極廣,香港亦從此踏上了一條自毁的道路。

2015年9月8日星期二

亂港禍首,罪責難逃!



不經不覺,本月底便是「黃傘動亂」一周年的日子。近日有團體舉行研討會,回顧那歷時七十九日的動亂當中扮演主要領導角色的人物,包括前學聯秘書長周永康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佔中三丑」之一的陳健民皆有出席,並各自發表了自己的看法。

三人均稱,整個行動最終無功而還,未能令中央撤回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定,亦沒有為港人爭取到「真普選」。陳健民甚至直認,此事不但令「泛民」的支持度下降,更收窄了民主運動的光譜,好像是「一敗塗地」。此話再次印證了「黃傘動亂」是「有破壞,沒建設」,名副其實的禍港殃民之舉!

2015年8月31日星期一

向黃色荒謬說不



學民思潮發言人黃子悅同學,近日在毒果報發表了一篇題為《不要屈服於荒謬之下》的文章。小弟看後甚覺「有趣」,特撰一文,以「響應」其號召。

警方近日預約拘捕多名曾參與去年違法佔領的學生領袖,包括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及學聯秘書長羅冠聰等人,指控他們涉嫌煽動他人非法集會及普通襲擊罪。黃同學於文中為他們呼冤,認為由俗稱O記的警務人員負責此事不合理,聲稱「學生爭取民主的活動,豈會跟三合會扯上關係?學生犧牲學業和青春,只為了爭取民主,竟換來如此待遇。」不平之氣,溢於言表。

2015年8月27日星期四

開歷史之倒車



教育局曾在今年初舉行諮詢會,提出對初中中史科作課程微調。主要就是調節課時安排,中一便由上古教至唐朝及五代十國,中二教至清的救國運動,中三則教至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內政與外交。

很明顯,這次的所謂「微調」,其實是在壓縮課時。數千年的歷史,竟可在不到兩年之內教完,然後近代百餘年的歷史,也以相若的篇幅施教,希望把以往所謂的「重古輕今」,改為詳近略遠的教學方略。

2015年8月25日星期二

輕忽歷史,造就忘祖叛族的一代



回歸後這十餘年間,社會亂象紛呈,尤其是去年違法佔中一役,更凸顯了年輕一代在歷史認知及國民身分上的嚴重問題。最令小弟不解的是,今天名義上雖曰回歸,然教育當局在中國歷史上的政策舉措,反不如英殖民時代。嘴巴上說要提倡愛國教育,增加歸屬感,卻偏事事反其道而行,終至今天漸行漸遠的局面。

2015年8月18日星期二

躁狂之都



近日有幾位資深粵語片男星出席一個節目宣傳活動時,其中一位突然數落指罵另一男星,說到情緒激動處,更動起手來掌摑對方,此事隨即成為市民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

有說此乃宣傳伎倆,不必較真。這裡亦無意去理會孰真孰假、誰是誰非,因為不管真相如何,此事本身已是一件令人遺憾的事,也折射出香港的一些問題。

2015年8月13日星期四

把破壞當做貢獻



在早前台灣的「反課綱」事件中,有一位父親到現場想要帶兒子回家,可兒子不但不領情,反對父親大吼:「我在為台灣未來努力!你做了什麼貢獻?」此事旋即傳遍全台,這位兒子的一吼可謂一鳴驚人」矣!

從台灣的反課綱運動,以至香港去年的黃傘暴亂,青少年學生都是當中的主要參與者。年輕人少不更事,思想不成熟,常流於輕狂躁動。若學問基礎打得不好,或長期被灌輸一些偏頗失實的訊息,便無法分清是非黑白易為野心家利用。一旦被一些漂亮口號或目標迷惑,再加一點浪漫的反叛情懷,下一步便是「走上街頭,燃燒青春」了!

2015年8月11日星期二

法盲理歪的一代



台灣最近發生「反課綱」示威活動,再度上演那佔領與抗爭的場面。若非碰上強颱風的來襲,一眾頭腦發熱的學生,恐怕還要繼續賴在街頭,沒完沒了下去。

這次推出的新高中課程綱領,可說是現屆的國民黨政府,試圖對陳水扁時代全面去中國化的課綱修訂,來個撥亂反正,還原它的本來面目而已。當中包括把「日本統治」改為「日本殖民統治」,「接收」台灣改為「光復」台灣,「慰安婦」改為「婦女被強迫做慰安婦」等字眼。

2015年8月7日星期五

講民主,請先過文明這一關!



過去的一周,港台兩地的學生皆忙於參與衝擊及佔領的暑期活動,雙方均全情投入,盡展「勇武」本色令社會為之震動驚歎後生可畏

那邊廂,台灣的學生要求撤回新高中課程綱領,大有當年香港反國教運動的聲勢。及後台灣的教育部長出來跟抗議學生會面有學生當面指責部長:「人民的意見政府是一定要聽的!」之後部長嘗試跟學生解釋和討論,但學生聽不入耳,斷喝:「你只需說撤或不撤,下不下台!」

2015年8月4日星期二

黃衛兵是怎樣煉成的


自去年的「黃傘暴亂」以來,港人過去一直引以自豪的「和平、理性、非暴力」的文明精神,已被無日無之的暴力衝擊等野蠻行徑徹底破壞,蕩然無存。無論在議會裡,還是社會各層面,映入眼簾的,盡是不堪入目的呼喊衝突場面。即使在所謂的「高等學府」裡,同樣無法幸免。

違法佔領雖已結束超過半年,但一眾組織及策劃者依然逍遙法外,並躲在暗角繼續謀劃、煽動,意圖另闢戰場。而香港的教育界,又長期被反對派政客及其黨羽把持,在大、中、小學裡,「黃師」皆無處不在。在這種情況下,學生從小到大被洗腦,再加上失敗的教育政策,最終便得出今天這樣的亂局。

2015年8月1日星期六

教育失策,中文失救


在香港中學文憑試當中,中文科的閱讀理解及寫作試卷,向來被視為「死亡之卷」。究其原委,主要是因為該兩卷存在「文言文」的元素。今天很多學生視文言文為洪水猛獸,學校不重視,平日又甚少接觸,古文根基亦無從建立。若考評局不「手下留情」,自難免「死傷枕藉」。

回歸後這十多年間,在教育當局「大有為」的政策下,教育改革一浪接一浪。當中包括改革中學會考制度,和變更中文科的考試內容。而聲稱為免學生「死記硬背」,把過去規定應考的古今範文一筆勾銷,尤為當中的「大手筆」!

2015年7月28日星期二

穿越唐朝的生活指南


以往看歷史書或古裝劇的時候,偶爾也會幻想一下,假如真的有機會回到古代,會是怎樣的一番光景?個人最有興趣的,便是看看古人是怎樣生活的;他們在衣、食、住、行等各方面,和我們今天又有甚麼重大的差別?單是想想,也覺相當有趣。

現今的歷史劇集,最常為人詬病的地方,主要體現在歷史常識上的顛倒錯亂,和習俗、禮制、文化,以至服飾上的不嚴謹等。當中錯得較為嚴重者,每每為識者所譏,淪為笑談!

2015年7月23日星期四

首鼠兩端的政客



三年間三度向立法會闖關的創新及科技局,再次在反對派議員的拉布下鎩羽而歸。當中最受爭議及為人詬病的,當屬「資訊科技界」的議員莫乃光。

會議結束後,莫乃光說:「這個議案未能獲得通過,其實我心情是非常之複雜,我是希望這個議案可儘快通過。但在這樣的政治環境下,亦看到政府是有意要闖關,要向不可能的任務挑戰,其實是為了一個政治目的,我是感到非常之遺憾和非常之失望的。」

2015年7月21日星期二

群醜現形記




立法會早前通過將今年的九月三日,列為紀念抗日戰爭勝利七十周年的特別假期。想不到這麼一件理所當為的事,卻令群醜紛紛現形,實在是一件「意外收穫」。

立法會議員梁耀忠說,此舉只為迎合北京,是「做騷」和「走過場」,並非真誠紀念。另一議員郭家麒也批評今次假期如「政治假期」,只為順應國情。民主黨議員單仲偕稱,「畀人感覺係北京慶祝,香港又要仿效北京,好明顯係政治假期」。

2015年7月17日星期五

記協,還想要甚麼自由?



香港記者協會(下簡稱「記協」)近日公布最新一份「言論自由年報」,不外乎又在重彈甚麼「新聞自由情況惡化」、「自我審查情況嚴重」之類的老調。

報告提及,過去一年是新聞工作者人身安全最受嚴重威脅的一年。記協主席岑倚蘭說:「我投身新聞界逾30年,從來未見過在一年內,有這麼多新聞工作者受襲,情況令人痛心。」

2015年7月14日星期二

世道衰微,邪說暴行有作



寫了將近十年的網誌,雖一直無所不談,卻對政治不算特別熱衷。一來早已看透了政治上的各種黑暗與醜惡,多寫難免令人倒胃;再者,素來認為本地的政客不夠水平,有點不屑於在他們身上浪費筆墨。

直至去年九月尾的「佔領暴動」發生,眼見那些違法暴徒在短短數天內,便把香港弄得面目全非、法紀蕩然、社會失序,市民生活大受影響。特別在十月初,在電視上看到在中區上班的市民,因被暴徒霸街封路,受阻無法上班,在街頭激動得抱頭痛哭的一幕,心底不禁冒起一股莫名的激憤。即時動筆把那些路霸痛罵了一頓,也是在網誌上對佔領暴徒口誅筆伐的開始!

2015年7月10日星期五

「小仙女」出沒,注意!

曾看過一則報道,內地一名目不識丁的村婦,竟憑着一張「三寸不爛之舌」,在幾年間成為一名坐擁數百萬家財,及多幢物業的富婆。她的「成功故事」,實在令一眾擁有高學歷、每日營營役役的打工仔恨得牙癢癢。

話說這位五十多歲的村婦,從沒上過一天學,卻自稱是耶穌的妹妹「小仙女」(至於為甚麼耶穌的妹妹會是「仙女」,卻沒人深究),聲稱可在二十天內治癒癌症。患者需自備一瓶礦泉水,透過她向上帝賜「聖藥」於水中,喝下便可痊癒。然而,要勞煩「小仙女」出手,費用自然不菲,每次的「治療費」由十萬至二十萬人民幣不等。若無法一次過繳清,還可分期付款。

2015年7月7日星期二

棒喝技窮的黔黸



剛過去的「七一」遊行,無論是主辦方還是其他團體公佈的數字,皆顯示參加人數創下了近年來的新低。這並不奇怪,可說是意料之中。

經歷過去年因政改問題引起的非法佔領、黃傘動亂,及其對社會帶來的巨大而深遠的禍害之後,市民普遍對紛擾的政治爭拗感到厭惡,更看清了「偽民」唯恐天下不亂的真面目。再加上他們與激進亂港分子走得越來越近,更令頭腦清醒者恥與為伍,不願再助長其氣燄。

2015年7月3日星期五

義和團也不如的「本土派」



剛過去的周日,那班所謂的「本土派」再次出動,在旺角街頭以不滿內地大媽唱歌跳舞為名搞事,一再上演那辱罵粗暴的鬧劇。

這群以捍衛本土為名,行反中獨港之實的烏合之眾,觀乎他們一直以來的表現,除了「仇中」為其核心思想外,別的訴求皆混亂矛盾,全無邏輯可言。曾有人以現代「義和團」來形容他們,雖則同樣的愚昧無知、反智排外;但「義和團」至少也是槍口對外,出於抵禦外侮之心。拿香港這群數典忘祖的嘍囉與之相比,還真是侮辱了前者。

2015年6月29日星期一

黃傘者的「異理」



盤踞在添美道立法會大樓外的「帳篷臨屋區」,歷經半個年頭後,政府終於挺起脊梁進行清場,把所有帳篷和雜物清掃一空。期間,有一名內地來港持雙程證的逾期居留者不服,和地政總署的人員「理論」。看到這個場面,突然對「理論」這兩個字多了幾分思考。

2015年6月23日星期二

一場瞎折騰!



折騰了香港接近兩年的政改鬧劇,終於不出所料的在否決下落幕。只是,它結束得那麼突然,卻是有點意想不到。

建制派宣稱為了拖延時間,讓劉皇發能趕及回來投票,竟在響起了表決鐘聲後集體離場。結果在陰差陽錯下擺了個大烏龍,使政改方案在八票贊成、廿八票反對下被否決。雖然在「偽民」的一致反對下,政改被否決已是必然之事,但最後這八比廿八的紀錄,卻是一個歷史上的污點,永遠無法磨滅。

2015年6月18日星期四

黑雲壓城城欲摧

政改表決前夕,各路牛鬼蛇神早已按捺不住,紛紛磨拳擦掌,意有所圖。香江的上空,充滿著「黑雲壓城城欲摧」的肅殺氛圍。

先有幾天前,警方在添美道立法會大樓外的「帳篷臨屋區」中,起出一個「軍火庫」,內藏大量具攻擊性的雜物,包括菜刀、玻璃瓶、鋁條、鐵枝、鐵釘、鐵錘及鋸片等;不軌之心,路人皆見。

2015年6月12日星期五

火不可以亂玩



小弟曾不止一次在文章中呼籲香港的大學生,與其花大量時間參與社會或政治運動,倒不如先多讀點書,擴闊個人的眼界和閱歷。在充實好學識和學會獨立思考後,再想想可以怎樣對社會作出貢獻,和實現個人的抱負。若一味的盲目躁動,蠻衝亂闖,只會虛耗光陰,又誤己誤人也!

話說在早前的一個晚會上,有四間大學的學生會代表,竟在台上高呼甚麼「港人自決,全民修憲」的口號,並即場拿出基本法來焚燒。

2015年6月8日星期一

非一般的昏君

有一位年輕人,十七歲不到便繼承了他哥哥的位置,成為一個龐大帝國的掌舵人。他上任不久,便把權傾一時的奸惡之徒剷除,重新任用過去被冤屈的清正之士,令這個死氣沉沉、奄奄一息的帝國氣象為之一新,儼然一青年才俊、聖主明君。

然而,這位以中興明主自詡,即位之初曾為朝野上下帶來無限希望的掌舵人,卻親手葬送了自己的江山,把自己趕進了絕路,最後僅以三十三歲之齡,便上吊了結殘生。

2015年6月5日星期五

被誤會的「偽民主派」



中央官員與香港的立法會議員,周日在深圳舉行政改表決前的會面。一如所料,這次會面雙方都只是重申各自的立場,而「泛民」的議員們,在會後忙不迭的表示,他們會繼續堅持否決政改方案。

2015年6月1日星期一

立法會藝員



特首出席立法會答問大會,那幾位「激進派」的議員,又慣常使出那套老掉牙的叫囂舉牌表演,等著被驅離場,然後便可早早收工,歎茶去也!

而當中,尤以看到那位秃頭的激進議員再上演其蹩腳的戲碼時,臉上不其然的泛起一抹冷笑。

大約半年前,因緣際會下跟這位秃頭議員近距離接觸了近兩個星期。這位平日在新聞畫面上總是粗暴躁動、大呼小叫,甚至有點失常的議員,私下卻完全是另一副嘴臉。

2015年5月29日星期五

金玉其外,敗絮其中



明朝的開國功臣劉基(字伯溫),寫過一篇名為《賣柑者言》的文章,名傳千古。數百年過去了,但歷史總是不斷重複上演,故此今天讀來,依舊是發人深省,回味無窮。

文章說杭州有一位賣水果的人,他的柑貯藏一年都不會壞,拿出來還是色澤鮮明,「玉質而金色」,賣相甚佳。即使價錢比平常高出十倍,人們還是爭相搶購。作者也買了一個,那柑剝開後,「如有煙撲口鼻;視其中,則乾若敗絮。」眼看貨不對辦,便質問那賣柑者:「你這些柑是用來祭祀奉客的,還是打算靠它的外表來迷惑愚人和瞎子呢?這樣欺騙消費者,實在太過分了!」

2015年5月23日星期六

盡責破壞的議員



財爺早前發表網誌,指立法會議員黃毓民曾在議事廳的發言中,提及「政府的責任是解決問題,議員的責任是破壞。」事後黃議員作出反駁,認為財爺「斷章取義」。

要釐清事實,不妨先看看當時黃議員是怎樣說的。從電視畫面可見,黃議員說(為了傳神,以口語轉述,下同):「有啲人成日話我地有破壞冇建設,真係對唔住,我真係有破壞冇建設。破壞係我,建設係你。」

2015年5月18日星期一

浸大現象狂想曲



話說自從發生了浸大學生成功爭取延遲委任新校長事件後特別是學生們在過程中所展示出來的那份勇武霸氣」,不但令浸大校董會等管理層折服更令整個社會耳目一新」、「大開眼界」。流風所及更鼓舞了社會上各個不同階層並由此衍生出各種奇特現象

加入社團數年的浩南最近迷途知返決意退出社團更立志重返校園當一名大學生

2015年5月14日星期四

沒有最低,只有更低



新任的學聯秘書長羅冠聰,早前上某電視節目受訪,明言會在政改表決前號召群眾圍堵立法會,向議員施壓。更強調一旦政改獲得通過,不排除會以武力強攻,包括砸碎玻璃等方法,「佔領」立法會,及破壞內裡的設施。

主持人問他,這不是暴力行為嗎?他竟說只要沒傷害別人,便不算是暴力。

原來「暴力」的定義,不是以行為的本身作準,而是由羅同學說了算的。如此「高超」的見解,實令人歎為觀止!

2015年5月11日星期一

聖殿遺踪──斯貝特拉古城



位於突尼西亞中部的荒原上,有一座面積不大的小城。然而,這裡每年吸引著大量遊客慕名而至,全因它擁有一座曾經輝煌一時的古羅馬城市──斯貝特拉(Sbeitla)。

古城的歷史,可追溯至公元一世紀,為了安置退伍官兵,並防範居於南部沙漠貧瘠區域的柏柏爾人的進犯而建。及後因水土合適,大量種植橄欖而致富。人口多了,經濟充裕了,大量房屋及各式生活場所相繼興建起來。大浴場、半圓形劇場、廣場、凱旋門,以至規模弘大的神殿等一應俱全,城市規劃井井有條。即使大部份遺蹟已因多次的外敵入侵而損毁嚴重,但今天呈現在我們眼前的一切,仍足以教人讚歎不已!

2015年5月8日星期五

大學之道在明明德



早前嶺南大學學生會舉辦的校園音樂會中,出現粗口辱警歌一事,鬧得沸沸揚揚,引起社會上廣泛的討論與回響。事隔近半月,嶺大校長鄭國漢終代表大學向公眾及受影響人士致歉,並致函學生會作出警誡,叮囑勿再重犯。

一如所料,校長此舉立即招來網上的大量攻擊。

2015年5月6日星期三

開分店,展新篇



轉眼間,這個網誌已經營了超過九個年頭。雖則近年來發文越見稀少,但對文字創作的熱情卻始終未滅;所欠者,唯動力而已!



故此,早前受邀於一新興網媒上設立「分店」,每周在那裡發文兩篇,心裡不無忐忑。蓋這些年來疏懶慣了,只怕要一下子「勤奮」起來,會力有不逮。但轉念一想,這樣或可為那日漸疲弱的寫作動力加柴添火,也是對自己的一個新挑戰。且在題材上,對方也給予充分的自由,那就試試看吧!



2015年4月28日星期二

不負責任的庸醫

早前老父因身體不適,往住所附近看醫生。兩天的藥吃完了,病還沒有好,便在老媽的陪同下,再回去看一次。

豈料,卻看得一肚子氣!

該醫生詢問他們,有否依照他的囑咐,這兩天只吃白粥?他們便直言已十足的照著辦,藥也依時吃了,但仍沒多大好轉。

2015年3月9日星期一

電子書的雙雄之爭



自大半年前開始接觸電子書,現已到了完全接受並以看電子書為主力的地步了。而本來對此頗有抗拒的文風嫂,也自半年前買了一部kindle送她後,亦速被降服,自言已無法走回頭路了!

無可否認,電子書的出現,徹底顛覆了以往由買書至看書的過程與體驗,而它的方便與優勢,亦是顯而易見的。隨著專為看書而設的電子閱讀器的興起,相信接受電子書的人,必會越來越多。

2015年1月12日星期一

新年頭炮雜談



由於每年的頭一天,同時也是本blog的周年紀念日,故踏入新一年的頭炮文章,照例是blog慶紀念日的感言之類的。然而,今年卻對這天完全無知無覺,直至數天前方突然記起來。

既已過了近半月,過了也就算了,這篇只拉雜談近日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