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0月13日星期二

從長城說到香港



記得當年站在長城上,並沒有頓然興起民族的自豪感,亦沒有感到自己成為了好漢,更沒有感動得熱淚盈眶。有的只為其工程的浩大和艱鉅,以及古人高超的建築技術而驚歎。

由於長城是盤踞在蜿蜒陡峭的群山上,隨著山勢的高低而起伏,故此長城上幾乎沒有任何平路,只有忽高忽低的斜坡。它們或是步幅很高的階梯,或是必須攀扶而上的陡坡,徒步行來已令人氣喘如牛,更何況要在這般惡劣的地形下,搬運沉重的巨石和其他建築材料,來築造這樣一個巨構!


孟姜女哭崩長城的故事或許只是傳說, 但可以想見,當中埋藏著多少勞役者的血汗和淚水,以至他們的血肉軀體!又有多少人因此而妻離子散,上演過幾許孟姜女般的悲慘故事?

今天一般旅遊人士踏足的居庸關八達嶺段長城,並非昔日秦始皇時代修築,而是保持得比較完整的明代修建部份。然而,畢竟已是距今五百多年的建築了,所以只要走得再高一點和遠一點,已可看到部分已呈崩塌的狀況。

其實長城自秦始皇以降,歷朝歷代都曾予以加建修固,目的都如始皇帝一樣,防範北方的外族入侵。 據說清朝的康熙皇帝登臨長城時,對著這片雄偉的建築和蒼茫大地,有感而發地說:過去二千多年來中國歷代都曾不斷加建修固長城,但他們仍是一個一個地倒下 了,可見,一個國家的興衰主要不在於外族,乃在於內政的修明和民心的向背。因此下令,以後都不再修固長城!

康熙是對的,他的眼光超越了歷代帝王,看到了前人所看不出的重點。秦代的滅亡不在於匈奴,漢朝的覆亡亦非胡人的入侵;中國歷史上除了兩晉南北朝、宋 朝和明朝之外,沒有一個朝代是因外族的入侵而滅亡的。更何況,上述這幾個朝代,都是始於內部的腐化,最後才以外族的入侵而告終。長城實在對他們無能為力, 只有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在自己身邊一個個的倒下,徒然發出無聲的歎息!

堡壘總是從內部崩潰的,物必先腐而後蟲生,只要內部開始腐朽了,繼之相互傾軋爭鬥不休,即使外表看似固若金湯,實則已是外強中乾,徒剩一副空架子,一觸即潰!

回歸之初,曾有外國雜誌高呼「香港已死」。但隨著時日過去,香港漸漸從回歸的震盪中站穩陣腳,不少移民外洋者又紛紛回到這塊土地上。可是,近年來政治鬥爭越演越烈,尤其自去年「黃傘之亂」始,社會全面撕裂分化,法治淪喪文明倒退,民生經濟停滯不前。想不到「香港已死」的詛咒,竟應驗在內部的自戕,看來,還是走不出歷史循環的命數。

堡壘,果然是從內部開始崩潰的!

沒有留言: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