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3月23日星期三

扭曲的社會

這次歐遊,認識了一位剛退休的警務人員。聊天之餘,很自然又會談及香港近年來的政治風潮及街頭暴亂。

提起那場「佔中之亂」,他回憶動亂之初,那場暴民圍堵中環政府總部一役,想起連警車運載物資進入政總時,竟要經暴民「檢查、批准」方可駛入一事,仍舊餘怒未消。他說當晚很多同僚因不能受此屈辱,連夜困在政總內不吃不喝,既累且怒。

其實,我們也有朋友的丈夫是當晚留守政總的一位警務人員。她的丈夫也是受不了此等「嗟來之食」,餓了一晚。後來在轉班時,有暴民看到他手上的婚戒,竟狂言:「唔好畀我知道你老婆係邊個,唔係我一定搞佢!」所以我們這位朋友每次提及這班暴民,必恨得咬牙切齒,以「人渣」來形容他們。

事情過去又已年餘,佔亂之後的社會氣氛不但沒有改善,反而日趨惡劣,暴民作惡的手段更越加激進冷血社會撕裂更形惡化。有不少頭腦簡單的人認為,若不支持反對派、支持跟政府作對的人,就等於認同政府,反對民主。每次碰到這樣的人,我都不會跟他多說,彼此的認知水平相差太遠,多說也是無益。

這位退休警務人員又說,他對那些「偽民」政客特別反感,因為他們總愛做「騷」,虛偽至極。他憶述曾親眼見證一個「偽民議員」,正要向一位政府高官遞上請願信,就在那高官伸手要接之際,他看到傳媒在場,突然猛地把信從對方的手中抽回,隨即高嚷那位高官為何不收他的信,以吸引傳媒目光,並誤導公眾。

之所以聲討暴民,不齒「偽民」,乃因早看穿這班人在「民主」外衣下的真面目。正如你不會相信一個惡貫滿盈的人大談仁義道德,一個情場騙子高呼此情不渝,一個恐怖分子宣揚和平博愛一樣。

真正的民主,在於其精神內涵,講求的是包容、尊重、妥協、求同存異、和平理性。當你看到一群在這方面完全欠奉,甚至背道而馳的人在胡作非為時,就知道「民主」二字在經他們手後,定必變質變味,餘下的只會是暴力、專橫、獨裁、仇恨及互相傾軋而整個社會得到的,亦只會是集體淪喪,萬劫不復。

且以昂山素姬在一篇訪談中的話為本文作結:「你真的不能把手段與目的截然分開。爲什麽有些革命走到了非常非常錯誤的地步,原因在於革命者認爲爲了革命勝利可以不擇手段。你不能那樣做,不然革命的初衷就被扭曲了。如果你是爲基本人權而鬥爭,你不能使用那些違反人權的方法。如果你那樣做了,待你達成目標之時,它也變成非常不同的別的某些東西了。因爲你一直在扭曲它,你把它最基本的品質給毀了。」

9 則留言:

  1. 昂山素姬這番話,那些「偽民」怎會不明,只是他們不合用的,都會置若罔聞。而那班本土派就更加不會聽得入耳;甚麼寧為玉碎,不作瓦存,盡都以歪理把自己抬高以烈士自居,說民主而全不顧民。哀哉!

    回覆刪除
    回覆
    1. 好一句「說民主而全不顧民」,說中要害矣!



      刪除
  2. 現在這群「偽民」正正就是重蹈文革時代的種種惡行!

    回覆刪除
    回覆
    1. 此所以在電視上看著他們的「表演」,真是越看越噁心!

      刪除
  3. 巧驚喜呀,竟然可以留到言!

    經過無數次嘗試總不能留言後,已經由長篇大論的說,失敗後中篇到小篇,可是都不能留言。真奇怪。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佢又同你作對?真係抵打!:p

      唔知點解,我甚少碰到咁嘅情況,真係辛苦晒喇,希望個系統以後穩定啲啦~:)

      刪除
  4. 黃牛不提港事久矣,也不看報紙不看電視,以免血壓颷升累了自己。那些人自己要當烈士很容易,但累及普羅市民便神憎鬼厭。

    回覆刪除
    回覆
    1. 佢地咁錫身,當烈士?唔好講笑!搞搞震抽水就有份!

      刪除